电子竞技在中国离竞技体育还有多远?

北京时间,2018年8月26日,中国队迎来了自己的雅加达亚运会第76块金牌,领奖台上的6个憨厚的小伙子开心的红了眼,当然我们在国内亦是如此。

这对于中国的电竞事业来说应该是具有纪念意义的历史一刻,写到这里可能会有人不同意笔者的观点了,电子竞技怎么就能登堂入室的进入亚运会了,其实在本届的亚运会开赛之前,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就对此进行发声,电竞跟打游戏不是一回事,但似乎收效甚微,人们还是把它当“危害”少年的游戏对待。

子竞技(Electronic Sports)就是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的活动。电子竞技运动就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通过运动,可以锻炼和提高参与者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力,培养团队精神。电子竞技也是一种职业,和棋艺等非电子游戏比赛类似,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11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

这次出征亚运会的英雄联盟中国团队阵容为严君泽(Letme)、苏汉伟(Xiye)、刘世宇(Mlxg)、简自豪(Uzi)、田野(Meiko)和史森明(Ming)。

霍启刚(亚洲电竞协会主席)在8月29日转发了一篇Uzi(简自豪)的微博文章,让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电竞。

《电子竞技在中国离竞技体育还有多远?》

统一的中国代表团队服,胸前带着国旗,跟其他项目的运动员一样入住在亚运村,电子竞技在中国其实受很多年轻人的喜爱,这次进入亚运会(表演项目),也是能证明了,电竞真的不是打游戏,他们也是经过集训,有着不输于其他项目的训练量,上场之前也得经过尿检。他们承受的舆论压力也更大一些。

集训的这103天很难,韩国、中国台湾这些传统强队甚至不愿意与这支新组建的中国队进行友谊训练赛,虽然队员之前都是联赛的对手但大家并不熟,短时间内把对手变成队伍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6月21日的预选赛上,有一场输给了中国台北队,不过小伙子们很争气,停掉手机,每天12小时的训练量,以及足够端正的态度都似乎为他们的夺冠铺好了路。

中国队夺冠的那一刻,我脑子里又回想起了2005年WCG上,sky(李晓峰)身披国旗的那个画面,是的,那是电竞人心中的经典。

在入亚之前,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是电竞人的最高规格赛事,但受众也仅是限于电竞圈,量级还是不能跟亚运会比较,所以现在可见的是,电竞正在被更多的人接受。

“精神鸦片”、“电子海洛因”?不,不能盲目的一刀切式对待了,2017年网络游戏的在线观看时长已经突破了十七亿小时,单日最高人次更是高达1.4亿,全球覆盖人数超过22亿,全球总营收达到了1160亿美元,那么传统体育行业收入也仅为1400亿美元左右。这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转型周期显示出了我们的许多问题,希望千万不要拿对待电影类文化产品一样的管理办法来对待电竞了。

我们的文化产品,我们的精神世界远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对于电竞,我们其实只要不偏见,能够正视它,这就可以了。从不受正视到参加亚运,这一段路电竞走了快二十年,当然电竞人背后的苦楚,恐怕是数字算不出来的。

现在我们的国内游戏市场不算好,即使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以内也不会有能与一线大作相抗衡的作品出来,这个中原因我想大家都明白。

2000年,《光明日报》是这样描述游戏的“整体在游戏室里的孩子,只有一个结果,男孩子最后变成了抢劫犯和小偷,女孩子变成了三陪小姐”。

同年,6月12日,文化部、国家经贸委、公安部、信息产业部、外经贸部、海关总署、工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从此,游戏在这片土地上的日子没有好过。

2003年,索尼发布了国行PS2,首发游戏仅两款,而在中国香港与中国台湾,首发游戏均是十款以上,首发城市两个,且禁止广告广告宣传,在PS2的销售期间有一幕让人倍感无奈,在上海淮海路的百盛商场,媒体前去拍PS2,被工作人员禁止,并告知希望不予宣传。

18年过去了,我们现在的游戏做的也很好,但我们的游戏做的也真的很烂。我们国内的游戏市场,只要你愿意自嗨,便能做到全球营收第一,不信你看看腾讯。

这是最好的时代,电竞入亚,中国队拿下冠军,而且杭州亚运会将作为正式的比赛项目;这是最坏的时代,中国队夺冠,我们依然看不到视频。最后希望电竞能在亚运会这个转折点以后能够认清现实,砥砺前行,走的更远。

点赞